三分28

                                                                                      来源:三分28
                                                                                      发稿时间:2020-08-07 06:12:32

                                                                                      他告诉记者:“TikTok生意做得很大,大家都被它吸引了。在看到消息后,很多朋友给我打电话。不过我认为是他们的孩子喜欢TikTok,不是自己喜欢。因为他们(因为TikTok)见不到自己的孩子了。这是一件令人吃惊的事。”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这一次依旧没有回答相关操作细节和法律基础这两个关键性问题,而是再次用“房东和租客”的关系合理化自己的行为。此前已有多家媒体和学者指责,特朗普此举是“不正规和不道德的”。

                                                                                      不管谁买TikTok,先给政府“一大笔钱”!特朗普发言使美媒和学者“三观被刷新”,纷纷指责此举“不正规和不道德”。时隔一天后(当地时间8月4日),记者纷纷在白宫记者会上提问相关问题。

                                                                                      麦肯尼没有向记者提供任何其他细节,并表示她“不会在总统之前透露具体如何操作”。与此同时,她还再次强调,特朗普和蓬佩奥都曾称,美国将在未来几天对包括TikTok在内的中国应用采取行动。

                                                                                      美国知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加里·赫夫鲍尔(Gary Hufbauer)讽刺称,特朗普的提议让他想起了监管食盐垄断的中世纪国王。“如果你想开采一些盐,就得把钱投进国库”。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6日报道称,特朗普在该行政命令中声称,TikTok“自动从其用户那里捕获了大量信息,包括互联网和其他网络活动信息,例如位置数据以及浏览和搜索历史记录,此数据收集不仅威胁到了美国公民的财产与信息安全,而且可能被用于勒索与间谍活动。”

                                                                                      在TikTok问题上,特朗普可谓是“吃相难看”:先是动用行政权力威胁禁用,之后建议美国“安全的大公司”收购,最后公然要求财政部要从交易中“分一杯羹”。

                                                                                      国民文化素质持续提升,基础教育普及程度达到世界中上水平。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教育改革向纵深推进,教育事业全面发展,人民对教育获得感不断增强。预期受教育年限大幅提升。2018年,我国预期受教育年限为13.9年,高于12.7年的世界平均水平,较2000年提高4.3年,为同期提升幅度最大的国家之一。中小学教育普及率明显提高。2019年,我国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为94.8%,义务教育普及程度达到世界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高中阶段毛入学率从2000年的42.8%提高到2019年的89.5%,超过中等偏上收入国家平均水平。建成世界最大规模高等教育体系。2019年,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从2000年的12.5%提高到51.6%,高等教育在学总规模超过4000万人,已建成世界上最大规模的高等教育体系。

                                                                                      在TikTok问题上,特朗普可谓是“吃相难看”:先是动用行政权力威胁禁用,之后建议美国“安全的大公司”收购,最后公然要求财政部要从交易中“分一杯羹”。

                                                                                      值得注意的是,该行政命令没有说明TikTok收购案的一部分资金需要交给美国财政部,特朗普此前曾坚持联邦政府要从TikTok收购案中“抽成”。